跳到主要內容
Say Siyat

傳說賽夏族的祖先發源發大霸尖山,目前則定居於苗栗縣南庄鄉與新竹縣的五峰鄉境內。賽夏族自稱Saysyst,有「真人」的意思。四週為泰雅族及客家村落所環繞,由於地緣關係,與平地漢人接觸頻繁也因此受漢人和泰雅族之習俗影響亦深。

社會,有很清楚的姓氏制度。賽夏族人的姓氏制度很特殊,以動物、植物、自然現象做為氏族的圖騰,並加以運用在漢姓上面。如目前姓「風」的族人相傳是風的後代;「日」姓族人則是神話中射日英雄的後代;而「芎」姓表示他們的祖先來自長滿九芎樹林的地方。 這些姓氏不僅說明了賽夏族人的圖騰觀念,也符合了氏族的需要,由於傳統姓氏轉換至漢姓的成功,賽夏族是台灣原住民族當中,唯一能夠直接由漢姓看出氏族關係的族群。

矮靈祭

賽夏族是臺灣原住民族人口較少的一族,大部分住在苗栗縣南庄鄉與新竹縣五峰鄉。雖然賽夏人易於接受外來信仰,但以族人對矮靈祭「PaS-ta'ay」所表現的崇敬而言,在臺灣原住民族的現存傳統祭儀中係屬少見的。對矮靈的祭祀大典是族中最大的祭儀,也就是著名的 「矮靈祭」或 稱「巴斯達隘祭典」。

相傳數百年前,賽夏族人在森林裡遇上了具有高度智慧與文明的矮黑人,族人們熱情地邀請矮黑人至部落中作客,矮黑人也無私地教導賽夏族人各種農耕技術,讓族人們的生活改善不少。然而,過了一段時日後,矮黑人逐漸顯露出好色的本性,時而調戲部落裡的女姓族人,賽夏族人敢怒而不敢言,直至有一天終於再也無法容忍矮黑人的行為,於是族人策劃了一場消滅矮黑人的行動。在一場豐收的晚會,爛醉的矮黑人們爬至上坪溪上方那棵平常休憩的山枇杷樹,殊不知這棵樹的樹幹已經被賽夏族人砍斷了一大半,搖搖欲墜!正當矮黑人們爬上山枇杷樹準備休息時,樹幹應聲而斷,所有的矮黑人一瞬間都跌入了溪流摔死了!

矮黑人死後,賽夏族人回復平和的生活,但卻發現他們的作物不再豐收,認為是矮黑人的靈魂在作祟,於是族人決定每年舉辦paSta’ay(矮靈祭),藉此慰藉矮靈,祈求穀物的豐收。今每隔二年的秋末,賽夏部落裡都會舉辦一場盛大的paSta’ay,透過這樣的祭典活動,表達對矮靈的敬畏之心。

族人以一種「恩」與「怨」交織之複雜情緒來面對祭儀的到來,有別於他族群歡樂豐年祭儀氣氛,過去賽夏族因矮黑人之「無私」得以豐衣足食,獲得溫飽;矮黑人因賽夏族之「有意」而滅族滅亡,消逝人世間。如從現今環境言,paSta’ay(矮靈祭)給我們的重要意義與啟示即告訴世人,人與人之間、族群與族群間乃至於國家與國家之間,應和平相處,相互尊重。


祭典過程

矮靈祭整體過程為6天5夜,依循傳統是由朱姓長老擔任主祭司,共分為下列以下程序

(一)結草約期(papoe’oe)
祭典舉行前一、二個月,經南北祭團雙方輪流赴各祭團舉行傳統「結期」儀式,族人稱「papoe’oe」

(二)祭典工作籌備會議
結期儀式結束,召開祭典工作籌備會議,召開會議重點事項為選出各姓氏族之a,za(主祭)及相關後續祭儀活動工作分配事項。

(三)南北祭團聯合會議(aiyalaho)
祭典前二週於苗栗縣南庄鄉中港溪畔舉行祭典前之南北祭團聯合會議,由雙方朱姓長老主持,會中檢討祭典前籌備情形及加強協調祭儀習俗中所面臨問題的有效解決。

(四)迎靈祭祖儀式(omabos-mohahae:o)
祭典前二日為祭祖迎請「達隘」,各姓氏主祭及長老聚集會合,於祭場之祭屋由朱家總主祭親自以魚、蝦、酒、糯米等祭品,共同邀請「達隘」蒞臨盛會。祭祀完畢,各姓氏族各自返回各姓氏指定地點集合,朱姓族人則以祭屋為集會場所,每戶攜帶糯米或小米、酒等奉獻,視同作為祭典費用之「募款」,族人稱之mohahae:o ',表示提前在此過夜之意,並徹夜勤練祭歌至清晨近天明,並完成迎靈儀式之準備。

(五)迎(召)靈(paksa :o’)
祭典前一日凌晨五時為迎(召)靈,總主祭及所有朱家媳婦、女婿及指定之工作人員,自祭屋內將「臼」緩緩移出祭屋外,全體族人聚集祭屋前,迎唱迎靈歌「祭歌的一章-rara:ol」,婦女們將備妥小米穀倒入臼中,以杵打成小米脫穀為止,歷時約一小時,祭歌亦隨著唱完而結束迎靈儀式(其餘姓氏亦同步約於五點五分進行迎神儀式)。打成小米粒後交媳婦煮熟,並由媳婦及女婿負責打成糕餅,恭奉「達隘」後就地與族人共享。傍晚各姓氏族a,za(主祭)至矮靈祭場祭屋將祭品集中祭獻與「達隘」,後演練歌舞約一小時。

祭典流程

(一)祭典序幕--第一天(kiStomal)
祭典活動第一天,由總主祭者指揮全體朱姓媳婦、女婿整理打掃舞場,並於祭場四角處升起火堆,族人穿著傳統服飾並繫上芒草。首先由趙姓族人自祭屋內起音領唱第一章迎靈歌,引領朱姓及他姓氏族人雙手交錯一字排開,往舞場方向前進,載歌載舞至翌日太陽升起為止。

(二)祭歌與訓示--第二天(papatnawaSak)
祭典活動第二天,此夜祭歌全部自第一至第十章全部反覆唱完,至午夜零時則停止歌舞,由總主祭者及頭目訓示,訓勉參與族人並給予鼓勵,凝聚族人向心力,並歡迎在場所有來賓之蒞臨指導,載歌載舞至翌日太陽升起止。

(三)送靈儀式—第三天(papatnaoloraz)
祭典活動第三天,依例於傍晚六點時分,各姓氏族聚集在祭屋聽後總主祭指示,族人們相互牽著手往舞場前進,通宵達旦至翌日天明進行送靈儀式。

(四)送靈儀式—第四天上午(papaoSa')
是日大約上午9時至12時左右,進行送靈儀式。總主祭召集各姓氏青年代表數名指示前往山上伐採一株赤楊木(臺灣赤楊),帶回並橫架於舞場中,採傳統儀式由青年人合力搶折(斷)後,將赤楊木隨即擲向東方,相繼結束整個送靈儀式。
然後由朱姓總主祭提供「靈酒」給今年扮演重要角色之副總主祭(視哪個姓氏取得該職務),以示辛勞與合作無間;同時副總主祭隨即邀情朱姓族人並回饋提供豐盛午宴款待,族人稱:「marikarinraw」。

(五)恭送「矮靈」
完畢前三日核心歌舞後次日,赴上坪溪上游相傳矮人居住之山洞下方溪畔,進行恭送矮靈儀示,也是整個祭典活動之最後一天。朱姓總主祭召集各姓氏主祭及長老代表集體向東方「達隘」之住處送行並恭奉祭品,祈求保佑族人平安順利、豐衣足食。此日極盡歡樂氣氛,歌聲嘹亮,在依依不捨中互道珍重再見。